瑜珈日記|不要當機器人,去創造你的人生版本

文/Sophieee

剛開始練瑜珈的時候,很容易陷入一種偏執,那就是要努力做到像老師一樣標準。手要伸多直、腳要舉多高、頭要死命碰到膝蓋。為了達到理想的標準,我忘記呼吸、忘記去感受身體的狀態,更糟的是每次做完就被挫折感擊垮,覺得自己怎麼身體那麼僵硬、肌耐力那麼差,從此以後對瑜珈墊又更害怕了一點。

我覺得,遇見好老師其實滿重要的。

‘‘Don’t be yoga robot, find what feels good.’’

這是我最喜歡的瑜珈老師 Adriene 最常說的話之一,不要當瑜珈機器人,而是去探索你的身體、找到你身體需要的,重要的是讓你自己感覺很好。

你是在玩瑜珈,不是讓瑜珈搞死你。沒人會在意你到底做得到不到位

因為遇見她(噢,說得很像我真的「遇見」她,其實只是在網路上看到她的瑜珈頻道覺得非常喜歡,真心推薦!),我才得以慢慢瞭解「瑜珈」這回事。不管任何動作,Adriene 都會提醒你,不要僵硬在那裡,試著動一動頭、搖一搖身體、伸展你的腳,去發掘你現在身體需要什麼,去找到最適合你的姿勢位置。瑜珈沒有標準答案。

去發現自己當下的極限在哪,如果發現這個動作對現在的自己太難,那就跳過吧,「Who cares?」誰會在意呢?你可以下一次再試試看,或是七年後再試試看,「Who cares?」瑜伽的目的就是當下的每一個過程,用呼吸幫助自己專注在當下;也用呼吸去連結身體。享受每一個過程,用好奇心去探索每寸移動,就像孩子一樣,你是在玩瑜珈,不是讓瑜珈搞死你。

「想一想你為什麼今天選擇踏上瑜伽墊,你的心怎麼說?」

我踏上瑜珈墊因為我選擇善待自己的身體、選擇與身體對話。於是,我所創造的瑜珈版本,就是不勉強不逞強,盡力去嘗試,但過程我一定要享受其中,我甚至可以發明一套屬於我的肌無力瑜珈!也的確,當我抱持著這樣的心態練習,那一次的體驗會讓我通體舒暢,並對自己充滿驕傲。

而我在想,人生不過也是如此吧。我們都曾經是人生的機器人

很多時候,我們會不小心變成人生機器人,死命去尋找人生的標準答案,勉強自己做到心中理想的標準或達到旁人的期待。只要不如預期,就會在心中毒打或咒罵自己能力不足,努力加滿油下次繼續奮鬥。只可惜每一次都沒辦法達到一百分,久而久之,心裡面的什麼好像漸漸生鏽了,也忘記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活著。更慘的是,根本沒人在意你到底做得怎麼樣。

你好像不斷想證明些什麼,但其實你根本證明不了什麼,證明了你就會快樂嗎?別騙自己了。

最近我在書裡看到一句話,「不簡單的人,其實都很簡單。」

人生的哲理或許也跟瑜珈一樣,其實就是去聽自己需要什麼、喜歡什麼,然後盡力去做、享受其中。這樣的人很簡單,他不會想太多,不會去跟別人比較,也不會去尋找標準答案。他只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,然後去做而已。也因為他的目標不是最後的成就,所以就算失敗跌倒也不患得患失,而是「噢,我跌到了,姿勢滿好笑的,調整一下繼續嘗試吧。」

我記得過去聽那些眼睛會發光的人在分享自己的故事,大部分的他們往往都沒有規劃自己會走上今天正在走的這條路。而是一不小心,什麼連結什麼,就這樣踏進來了。但因為這條路是過去喜歡的點連起來的,所以總能充滿動力去嘗試,一段時間後幸運被人看見而出現在這裡分享這樣而已。他的人生還是繼續,用他的版本活著。

當然說說很容易,就像我也不是每一次瑜珈練習都能如此順利。但人生就是一場練習,練習不當瑜珈機器人,也不當人生的機器人,去主動創造最適合自己的版本,不要忘記自己為什麼在這裡。

廣告

瑜伽日記|月經與衛生棉條

文/Sophieee

今天是月經來的第一天,如果你是女生,就可能跟我一樣感受到肚子沉沉痛痛的,後腰部酸酸麻麻的。然後我還外加一個症狀,就是月經來的時候肌無力總是會比平常明顯,所以一早起來,心中就一直隱隱的在擔心晚上的慣例瑜伽練習,自己到底行不行。

不過在瑜伽練習前,我還有一整個白天在練習另一件事,那就是使用衛生棉條。這是我第二次月經使用衛生棉條,當初會想嘗試的原因有二:一,我的想像是衛生棉條會比較清爽不擔心外漏;二,我喜歡挑戰新事物的感覺。還記得第一次嘗試的時候,我大概把使用說明書反覆看了三遍,然後戰戰兢兢地拿出導管式衛生棉條,照著使用說明書(還一邊攤在旁邊看)的指示把它放進去。

2082e1f38ad639256a1219e5ac83b8f6圖片來源

第一次的體驗實在是滿可怕的。說明書上說衛生棉條要放得夠裡面,這樣你才不會有異物在裡面卡卡的感覺。但是第一次耶!你一定會情不自禁的很緊張,不知道哪一個方向才對,而且會覺得非常不習慣。重點是放進去的時候你會「有感覺」,甚至有時候會有點痛,所以總會盡量小心翼翼,深怕一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。結果就是你放不對位位置,坐下來的時候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實在是不太舒服。

但新事物總需要不斷嘗試才能慢慢上手。在經過第一回笨手笨腳後,我好像慢慢能掌握一點訣竅,但還不是非常自在俐落。於是我便一直期待著下一次月經的到來,再次展開衛生棉條練習之旅。第二回,會變得比較大膽,也比較了解自己的身體構造,知道該怎麼做最適合自己,能順利把衛生棉條放在最舒服的位置。這一系列關於衛生棉條的過程,其實是好玩又珍貴的體驗,因為第一,我有勇氣嘗試新的事物,甚至一開始是不舒服與恐懼的;第二,我因此更了解我的身體,知道如何與她互動、好好照顧她,這是一點也不需要害羞或感到難為情的。

好了,天色漸漸暗下,吃過晚飯,用一下電腦,練習瑜伽的時間漸漸逼近。腦中有許多聲音,像是「今天就休息吧,你身體虛弱,不需要勉強自己。」或「一天沒有做沒有關係,你看你昨天做的那麼努力。」「我一定做不起來的,到時候挫折感會讓我以後都不想做瑜伽的。」但不知道是因為已經習慣做練習瑜伽,還是腦中好奇心作祟,我還是堅硬地開始換裝、綁起頭髮,踏上我草地綠的瑜伽墊。

yoga1圖片來源

然後你知道嗎?我竟然覺得自己這一次做得很好!甚至比前幾天月經還沒來前都還好!儘管很多動作還是不完美,有動作甚至做不起來,但我感受到自己身體的力量,感受到平靜的呼吸,感受到我的進步。緩和動作之後的休息,老師要我們感謝自己,感謝自己今天踏上瑜伽墊,感謝自己今天可能不完美但是盡力的練習。而我情不自禁的微笑,「我做到了。」感謝自己儘管覺得身體狀況不佳有一千個理由暫停,我還是選擇站在瑜伽墊上,完成今晚的練習。

即興劇裡有一個練習叫做「只要現身 Just Show Up」,當你想做一件事情但腦中又有許多理由讓你抗拒的時候,練習作第一步驟就好,那就是現身吧。如果你想念書,那就現身在圖書館;如果你想健身,那就現身在健身房(或是開始換裝!);如果你想練習瑜伽,那就踏上瑜伽墊。然後神奇的事情就會發生,你會發現自己開始在做第二步、第三步……,不知不覺,你就把書唸完了、跑了一個小時的步、或完成一小時的瑜伽練習。最後你腦中可能冒出這句話,「哇,真沒想到,我竟然做到了!」

就像衛生棉條,真沒想到,我對它感到越來越自在了。就像今晚的瑜伽練習,真沒想到,我竟然做到了。

瑜伽日記|關於上次的放棄與再開始

文 / Sophieee

上次報名瑜伽大概是兩年前,那是我第二次報名瑜伽課程。因為發現自己喜歡伸展與靜坐,所以決定再次報名,帶著興致勃勃的心情,還因為爸有認識開課的教室所以打了折扣。而第一堂課,是在我確診有肌無力症那段時間,看著班上所有同學都能做的動作,我卻連舉個手都舉不起來,那大概是我記憶中最挫折與無力的一堂課。之後就再也沒去上了。

與肌無力第一次親密接觸

發現肌無力症是因為發現跑步越來越吃力,以及洗完澡在吹頭髮的時候會感覺手舉不太起來,那時候以為是脊椎側彎壓到神經(我一直覺得自己脊椎側彎),所以自己掛號神經內科做檢查。醫生一開始也認為只是姿勢不良,但仍然安排了系列檢查。沒想到最後確認是肌無力症 —— 一種自體免疫系統失調的疾病。也就是說,正常來說,免疫系統是要攻擊外來細胞的,但我的體內存在不正常的免疫細胞,會攻擊我自己體內的細胞,讓我的肌肉神經無法正常接受刺激,所以肌肉無法持續使力。 繼續閱讀 瑜伽日記|關於上次的放棄與再開始

為什麼做每件事都要有正當理由?

文/ sophieee

「嗨我是阿哲,我在媒體公司上班,你呢?」
「嗨我是 Sophia,我在做 One-Forty,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教育的非營利組織」
「哇好酷噢!怎麼會想做這個呢?」

噢天啊,這大概是每次社交場合最常出現的問題。有時候我在想,為什麼當你做一件事情,一定要有明確的理由呢?就像你問梵谷,「嘿,你為什麼喜歡畫畫?」或問 JK 羅琳「嘿,你為什麼想要寫書?」或問頂新魏先生「嘿,你當初為什麼要煉油?」一樣,JK 羅琳可能是因為火車上的靈感,梵谷作畫可能是想讓自己免於發瘋,魏先生可能因為當初大家都這麼做,或剛好發現有錢賺。這些是真正的原因嗎?

想說的是,有些人(像我)就不是我們打從娘胎生出來,或是經過縝密計畫邏輯推演後決定做什麼,而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,感覺對了,然後就這樣一頭栽下去了。 繼續閱讀 為什麼做每件事都要有正當理由?

泡大眾女湯讓我學到的三件事 (男賓止步)

文/ Sophieee

跨年三天連假,一天給朋友,一天給家人,一天給 One-Forty。給家人的那天,跟著家人到烏來走走。記得上次去已經是小時候的事,雲仙樂園人聲鼎沸,入口處的鬼屋一直讓人念念不忘。這次的景色,因為不久前颱風侵襲,道路整修多處管制,雲仙樂園人潮少得可憐,入口處的鬼屋鐵門緊閉,籠罩著山上霧氣,更增添幾許想像。

下午逛過老街,傍晚的行程是泡湯。可能因為爸爸喜歡,泡湯在小時候的記憶中很常出現:陽明山、金山、烏來,國小什麼都不懂,光著身子跟著媽媽妹妹泡大眾池;國中對身體逐漸產生意識,開始泡起個人池不需要跟陌生人坦誠相見。

隨年紀增長,與家人泡湯的頻率隨著相處的時間逐漸減少,這次泡湯,在半路上才知道是要泡大眾池,儘管家人強力推薦那家多好多好,我還是開始焦慮不安了起來。

3-Hot-spring-Western-style-room-3圖片來源 繼續閱讀 泡大眾女湯讓我學到的三件事 (男賓止步)

重新設計台北車站,不一樣的星期天風景

文字 / sophieee
攝影 / 李玄俅

如果你有去過禮拜天的台北火車站大廳,想必會看見為數驚人且不太熟悉的面孔,他們圍著自己從家裡準備的家鄉味食物,一圈一圈地坐地板上,可能在幫某個朋友慶生、可能在聊著工作中發生的酸甜苦辣、也可能只是靜靜地坐著,享受這難得的休假。

他們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,我們俗稱的外勞。在台灣當家庭看護、在工廠工作,亦或是遠洋的漁工。幸運的人每週日都可以放假,沒那麼幸運的人,可能一個月、三個月,甚至一年才放一次假。共通點是,在大台北地區工作的移工,放假最喜歡聚集的地方,就是台北車站。因為來自桃園、新竹的他們,台北車站是最好的交通樞紐,不需要再轉乘捷運或公車,上面有一堆他們看不懂的字,不小心坐過站回不了家怎麼辦。而且台北車站遮風避雨、乾淨又有冷氣,何樂而不為?

不過就像北車大廳黑白分明的磁磚,身為台灣人的我們,在見到他們一大群人聚在那裡,大多只是匆匆走過。很少停下來,好奇也好、觀察也好。黑與白之間,有道無形的牆,讓我們沒有機會打開心,看見彼此精彩的世界。

繼續閱讀 重新設計台北車站,不一樣的星期天風景

【Holmes x Khan】活動筆記

20150910elizabethholmesweb

文/Jacob

昨晚參加的活動,是兩個近期科技媒體寵兒的對話。 Sal Khan( Khan Academy 的創辦人)為與談人,訪談 Elizabethe Holmes (Theranos 的創辦人),將她的經歷、理念,在觀眾的面前一一展開。Theranos 取名自 Therapy 和 Diagonse兩字的合併,願景是達到平價的早期偵測治療。公司目前估值九十億美元,透過自動化流程和微量偵測,在指尖輕輕一刺取得的血液中就可分析出極大量資訊。

我原本知道關於Elizabethe的故事,是她還是Standford的大二生時,走進了教授辦公室,對教授說:「我們來創業吧」。那年,她十九歲,輟學。 十二年後,Theranos擁有超過80項專利,是矽谷新一代焦點。

請別感嘆為什麼台灣培養不出這種學生,有這種魄力的歷來在全世界都罕見。

今天的活動中,當時的教授 Channing Robertson也坐在台下。 Sal Khan 稱職地扮演了與談人的角色,恰到好處地提問、整理、作背景介紹、三不五時引起笑聲。 繼續閱讀 【Holmes x Khan】活動筆記

印尼移工 Keyla 專訪:「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一直相信世界的人」

文 / Sophieee

這天是移工商學院上課的日子,也就是印尼學生每個禮拜唯一放假的星期天。我與 Keyla 提早約在教室一起午餐,想用輕鬆的方式聽她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。Keyla 是我第一個訪問的印尼學生,原因不是我對她最為熟悉,而是因為我總是在課程中,看到她眼裡閃爍的光芒與堅定的力量。

這一個多小時,我聽著她用清脆的聲音,說著她從出生的故事…

爸爸說要離家去工作,但卻從此沒有回來過……

Keyla 笑著說她剛出生的時候最開心,因為都沒有兄弟姊妹,爸媽的重心都在自己的身上。不過這樣的開心,維持不到兩年。兩歲多的時候,有一天爸爸說要離家出去外面工作,等阿等,爸爸卻再也沒有回來過。失去了家中重要的經濟支柱,她與媽媽和小她一歲的妹妹,搬去跟外婆住在一起。

「那時候生活很苦,家裡沒有錢,生活真的很苦。」「很苦」這兩個字,在 Keyla 十幾歲以前的人生,被她一直掛在嘴邊。聽了很難過,除了為她難過,也是替自己難過,因為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生活,我如何能真正懂得她口中的「很苦」,是什麼樣的滋味?

長大後,知道媽媽過去為家那麼辛苦,下定決心不再讓媽媽過苦日子 繼續閱讀 印尼移工 Keyla 專訪:「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一直相信世界的人」

認清自己的弱點

文/熊

  自從開始參加文字果醬開始,目前已經寫了11篇文章了。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事,沒有想像過自己可以堅持這樣的一段時間,雖然中間有停過一兩次,但對我來說已經是一件進步的事了。
PRD120719-2450-Detail


圖片來源

繼續閱讀 認清自己的弱點

貳拾柒

 

文/ Jacob

這是一個特別的星期。過了二十七歲生日,也因緣際會的,在矽谷和高中同學、大學學弟、研究所認識的朋友再次相會。許多的回憶被喚醒,這幾年我變了嗎?是的。而堅持住的地方,也很多。

不會忘記那一年的夏天,準備畢業典禮。畢典小組的那幾個禮拜,是那麼的快樂。即使是晚上十一二點才離開校園,心情仍然雀躍。

那許久沒想起的迎新宿營,是體能的重大考驗。五天瘦了五公斤,只告訴自己要撐住。好像,那幾天,同樣身為工作人員的朋友們有了一次又一次的衝突。回過神來,一群朋友的關係已經變了。能一起嘻笑不代表能一起工作,而有些人,在這之後好像就沒再出現了。

研究所是第一次獨自在美國。那一年更勇敢了,心不太容易受傷,卻也很少真的開心。記憶是模糊的,只記得追著一個又一個的deadline,然後,畢業了。後來才學會,我們不能只封閉一種情緒。情感的開關是全有全無的,開著會痛,但生活精采許多。那年,我二十二。

不知不覺,離我的貳拾貳已經五年了。好些年後才漸漸了解,棉花糖唱的「平凡的和特別說沒空,被操弄的總有苦衷。」在訴說著什麼。

這些年走訪過許多城市,大多是一個人。享受和陌生人聊天,和放聲大笑。有時,在和一個覺得很可能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的人對話的時候,才會放心說出心裡面真實的想法。然後,那個想法變得越來越大聲。

有過提著行李箱,坐在長椅上等待天亮;曾在街道上蹦蹦跳跳;也有過無助地在廣場放聲大吼。想用酒精麻痺思緒的時候並不多,卻發生在陌生的城市,朋友都不在身邊的時候。

總覺得,要在親近的人都不在身邊的時候,才能瞭解自己真正的想法。我找到我想要的了,而答案也總是跟親近的人有關。當我終於放膽想像生活,才發現那想像中的畫面和我已經擁有的有太多重疊之處,只是我從未給予它們足夠的關注。

並須說,我現在做的事是我沒想過的,卻十分適合我的。再次回到美國前,有一次和鴨子搭到同一班客運。難得的,和這多年來的損友沒有在垃圾話,沒有在彼此人身攻擊,沒有在八卦,也沒有在見縫插針。「你覺得我適合做什麼?」我問。

她說,我不適合重複性的工作,我喜歡挑戰,不害怕衝突。而這是我現在在做的事。

不斷的挑戰我的客戶,拿捏衝突的程度,透過認真的語氣和笑聲,往內走,找到真正在乎的,找到成長的機會,然後讓真實的改變發生。讓人們再次開始夢想,而這次,讓夢想成為現實。這是我正在做的事情。

這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,只要知道這樣,就夠了。期待二十七歲的這一年會有什麼樣的體會。

 

road-368718_1280